儿时乐园鞑子山(吴守贵)

摘要:可能是人到岁数的关系,最近常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事,甚至常常入梦。正像人们常说的到岁数的人,眼前的事记不住,过去的事忘不了,有时还越来越清晰。

儿时乐园鞑子山

文/文化信使 吴守贵(辽宁朝阳)

  可能是人到岁数的关系,最近常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事,甚至常常入梦。正像人们常说的到岁数的人,眼前的事记不住,过去的事忘不了,有时还越来越清晰。

  我生长在辽西的建平县朱碌科镇下营子村,离我家半里路就是小鞑子山,至于为什么叫鞑子山不得而知,它是我童年的乐园。我家是村东头的第一户,往北上坡是讲堂,后改为下营子小学,是我接受启蒙教育的地方。往东是一条能走马车的土道,再往前是一大片杨树林,穿过林荫小道便是长流水的大河套。沿河边往南走约三四百米,就到了鞑子山山根底下,河水顺着山根左旋右拐义无反顾地向东南流去。

  河水绿苔下的小蝌蚪、小鱼、小虾是小伙伴们捞不尽捉不完的宝贝。顺老牛道上山,跨过几道沟坎,便进入松树林。松树林是人工栽的,由于土质瘠薄加上十年九旱,树苗成活率低,成长更是十分缓慢。几十年的松树只有小碗口粗细,一人多高,成了营养不良的小老树。但它还是献给人们一片葱绿,战严寒、斗酷暑,防风固沙保水土,顽强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。松树的品格和精神令人敬仰。

  平坦宽阔的山顶,修建了革命烈士纪念碑,烈士陵园长眠着为解放朱碌科和保卫朱碌科人民而牺牲的牛区长、王区长、刘助理及多名烈士。每到清明节这天,为纪念这些革命先烈,朱碌科镇党委、政府及中小学校都来祭扫烈士墓。我同小伙伴们也和成百上千少先队员一起,佩戴着鲜红的红领巾,打着队旗列队向革命烈士敬礼,并庄严宣誓:“继承烈士遗志,将革命进行到底。”愿革命烈士的牺牲精神像鞑子山的松柏一样万古长青。

  过完清明节就盼着伏天快点到来。俗话说:“四月涝、五月旱、六月连(雨)天吃饱饭。”小孩子们盼着连雨天去鞑子山捉水牛,每年夏秋连雨天时,都约上小伙伴们上山捉水牛。我们戴上草帽,提个小铁桶,挽上裤腿,打着赤脚上鞑子山。

  专找沟边、坝沿、坟圈、荒草片子,水牛有在天上飞的,有在地上爬的,还有成双成对在一起的。捉水牛要格外小心,大公水牛的钳子可厉害了,一不注意就会被夹破手指。捉到水牛就放进铁桶,半天时间每个小伙伴都能捉到二三十个。回家后,将水牛倒出来用水冲干净,掰掉翅膀放在锅里干炮(bāo),待颜色发黄就可以吃了,在那个艰苦的年代,能自力更生、就地取材吃上一顿又香又脆的干炮水牛,不仅能充饥解饿,而且还能解馋,简直是一件很有情趣的美事。

  吃过水牛又盼秋天,好和小伙伴们上鞑子山,去西坡摘酸枣、烧毛豆。鞑子山西坡土地贫瘠,坝高沟深,生长了很多酸枣树,串串酸枣像小灯笼又红又大,惹人喜爱。但山坡地种庄稼上不去水,只能靠天吃饭,因此亩产很低,只有百八十斤。当时有个顺口溜说:“种一坡、收一车、打一笸箩、煮一锅。”

  小伙伴们摘的酸枣衣兜里装不下,脱下上衣薅两棵花麻,扎上两个袖口,袖子就成了两个袋子,装进酸枣能挎在脖子上。最后是烧毛豆,小伙伴们按分工各自准备,年纪大一点的负责选割黄豆,小一点的就近划拉豆叶和高粱叶。

  待黄豆和柴火都准备好了,找个宽敞地方,把黄豆枝放在柴火上点燃,就见浓烟升腾,黄豆枝噼啪作响,一会工夫“一锅”毛豆就烧好了。小伙伴们都争先恐后在灰堆里找寻豆粒吃,尽管烟熏火燎,但小伙伴们一个个都吃得很香,真是开心极了。据说这样烧的毛豆,若等第二天露水一搭,再去吃,那是又香又软,与当时就吃相比另有一番风味。

  吃饱喝足以后,小伙伴们迎着夕阳,心满意足地扛着战利品下山了……

  2017.9.15

小链接
  吴守贵,辽宁省建平县人。1950年5月18日出生。1969年1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,1978年6月毕业于南京工程兵工程学院,高级工程师。热爱文学,喜欢旅游。著有《夕阳韵语》《金秋韵语》诗词集。2010年6月退休。2012年8月加入朝阳市金秋文学社,现为澳门威尼人斯文化信使,朝阳市作家协会、诗词学会会员,辽宁省散文协会会员。

[编辑 雅贤  责编 赵盼]

好名声网

【本网声明】


网站首页